主页

网红民宿一场刷屏朋友圈的骗局

  早早安排好的周末行程,要打卡的特色小吃……尽最大可能,去体验目的地的风土人情。

  根据中国旅游与民宿发展协会发布的《2019年度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》,近年来,民宿在某搜索引擎上的搜索指数就长期高于酒店。

  然而,当人们打开各类民宿预订app时,手指往下滑了好几页,页面上民宿还是都长得都差不多。

  阳台,普遍摆着一个白色铁丝吊椅,再不济,也要有粉红色小帐篷,下面搭上王冠或星星抱枕。

  在各类app上随意一搜,打着“北欧风”、“ins风”、“地中海风”标签的民宿数不胜数。

  明明几座城市之间隔着若干个地理分界线,和北欧之间更是横亘着整个欧亚大陆,却通过这一间间民宿达成了奇怪的“文化统一”。

  “这两年,新建的民宿看上去全是旧木材、土坯房、鹅卵石,看上去大同小异”。

  朋友圈里,有人吐槽小院的装修和自己舅舅家的一模一样,这图片,是不是让你觉得似曾相识

  当窗外是山林耸立,房间里却摆着几只本应在肯尼亚的湖畔优雅漫步的火烈鸟,怎么看都显得违和。

  门口挂着风铃的精品店,卖着各类五颜六色的牛轧糖雪花酥的甜品铺,满满当当的丝绸古玩店,还有不知道为什么能远渡重洋散布在中国各大古镇的非洲鼓,以及一溜的大小酒吧。

  去第一个的时候,兴许还觉得新鲜。但只要多去几个,就不难发现这些古街古镇的本质都是“复读机”。

  和北欧风、ins风的民宿一样,这些景点”古色古香“的风情也都是大差不差,可又无一例外地会受到游客的欢迎。

  早在2015年,《人民日报》就曾撰文批评各地的景区纪念品“都长一个样”。

  “长得差不多的手绢,在湖南叫“湘绣”,在南京叫“苏绣”,在四川叫“蜀绣”。”

  根本来看,人们来这些景点“打卡”,追求的并非这个地方真正的文化特色,而是一些被大众定义的“标签”。

  如今的导游,不再是那个举着小黄旗子的小姐姐,而是我们手机里写着各类网红攻略的app。

  在《圆桌派》节目中,蒋方舟就曾评价这类“网红审美”的由来,指出审美单一的本质,是人们对文化接受渠道的单一。

  当人们缺乏从阅读、电影等艺术中体验“美感”的经历,仅仅“靠网上的这些网红来决定你的审美”,就造成了审美观念的高度趋同。

  这种“审美”本身是格外懒惰的,因为它往往并不包含人们对何为“美感”的独立体验,而仅仅只是对时下潮流的盲目追随。

  沿途的风景、旅行的感受本都不该是千篇一律的,我们对“美”的判断也不该是。

  摆出同样的姿势,坐在布置相似的精致房间里,再给照片加上同款滤镜,人们不断追求网红民宿中人造复刻的“美感”,却失去了对旅行、对生活更为丰富的想象力。

  纪录片《脸庞,村庄》里,被誉为“新浪潮之母”的阿涅斯·瓦尔达与青年艺术家JR就进行了一场这样的旅行。

  他们开着一辆能够打印巨幅照片的小货车,穿行在法国的几个小村庄里,记录下一路上遇见的各种普通人的面容。

  但在可爱的瓦尔达奶奶和灵感满溢的艺术家JR眼里,这场旅途中的每一次相遇都可以成为一件艺术作品。

  这种吸引力不应被任何既定的标签所定义,而是来源于每个人内心与这一方景色最真实也最强烈的共鸣。

  “我们总是太多概念、太多预设、太多追随、太多知识、太多传闻,而舍弃了本来最值得珍惜的耳目直觉和具体细节。”

  慢综艺《奇遇人生》的slogan,是“用探索世界的方式,探索自己”。其实反之,也亦然/《奇遇人生》第一季

  旅行的快乐,在于寻觅与欣赏那些存在于远方的美好事物,而这个过程应该是“与我有关”的。

相关阅读